热线电话
010-8600-8600

过硫酸钠是由b公司安排配载

来源:未知日期:2018-07-24 浏览:

  “华顶山”轮抵达no.3锚地,“沪救12”等救助船抵达现场喷射消防水时,消防水开始进入船舱。但根据本院对厦门海事局的调查笔录,对消防水主要是在什么时候进入船舱,是在过硫酸钠爆炸前还是在爆炸之后的询问,答复称在锚地用水降温时就应该有水进入了,但是“进水量肯定不大”。同时对船舶从锚地开始施救到靠泊卸货期间,船舶吃水情况有没有变化的问题,答复表示,没有异常,因为外面虽有消防水冷却,但水主要是在甲板和船壳,并且船舶本身也一直在向外抽水。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下简称《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规定,“经证明,引起赔偿请求的损失是由于责任人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责任人无权依照本章规定限制赔偿责任。”据厦门海事局调查认定,“华顶山”轮本次火灾事故起火原因是违规运输保险粉所致,该批保险粉的生产厂家是江苏吴江市青云九洲保险粉有限公司,运单上载明的托运人是上海天原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由于装箱地点在工厂,交接方式为场到场,而在集装箱运输方式下,仅有货物装箱和拆箱卸货即货物的起点、终点的相关人员能够知道实际货物的性质,目前我国法律、法规及规章等也没有规定承运人对于已封集装箱负有开箱检查等核实义务。所以在本案证据下不能认定被告b公司在承运前就知道上海天原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托运的货物是保险粉。而原告关于托运人是作为承运人的代理人申报货物,托运人瞒报的行为应由承运人承担的观点则因于法无据,不能采纳。有关装保险粉集装箱的破洞,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造成破洞的具体原因,故无法认定b公司对此存在明知和轻率的行为。至于上海出现多起瞒报危险品导致海难事故,上海海事局对此发出了《关于加强内贸集装箱危险货物安全监督工作的通知》等,与本次火灾沉船事故的发生与否也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总之,仅就保险粉而言,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其运输和起火燃烧能够成就《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所规定的事实要件。故被告b公司不因保险粉起火的原因性事实而丧失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权利。

  8月国务院新一轮督查开始,全国31个省等造纸企业又到了生死关头!

  上海市交通执法部门则对注册在本市的货物运输企业进行信息查询对比,后续将重点对“双百”车辆所属企业采取约谈和上户检查措施进行重点监管,严控“双百”车辆上路行驶,并将对一年内超限运输超过3次的货运车辆和驾驶人、1年内超限运输的货运车辆超过本单位货运车辆总数10%的道路运输企业“一超四罚”。

  本案受理费13700元,原告上海a食品有限公司负担1156元,被告上海b轮船有限公司负担12544元。

  本院认为,本案纠纷因国内沿海货物运输损害赔偿而引起,因被告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主张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故处理本案应以我国合同法律规范和海商法的相关规定为依据。本案中,原告a公司虽然和被告b公司未建立运单合同关系,但却是货物的实际托运人,且已受让厦门d作为运单托运人对被告b公司的运输合同关系,并通知了被告b公司。因此,其有权要求被告b公司向其承担货物运输损害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国内沿海货物运输实行严格责任。厦门海事局经调查已认定“华顶山”火灾沉船事故是一起严重违反危险品运输规定的责任事故,被告b公司对此认定未持异议,且不能证明事故的发生系由于不可抗力,因此其应当向原告a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在赔偿问题上,原、被告有两个争议焦点,一是原告托运货物的数量和价值是多少以及有关检验费用应由谁承担;二是被告b公司依法能否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

  0520时,船舶航行到台湾海峡南碇岛附近,大副发现no.2舱前部(10bay处)有白烟冒出,同时有一股难闻的气味。大副随即通知船长。

  0525时,船长上驾驶台。大副随后到甲板上观察火情,发现烟从no.2舱前部舱盖板的缝隙处冒出,附近甲板温度已经很高,大副将情况汇报船长。

   长三角货运车辆治超联合整治行动大幕拉开,为期

  0540时,船长通知机舱调高主机限速器,提高船速,开启货舱舱底水泵。

   最严公路治超新规让运输成本上涨35% 有迹象显示

  2003年5月25日,“华顶山”轮装载142个集装箱离开上海龙华吴泾关港码头开往厦门。

  [纸业资讯搜索] [加入收藏]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违规举报] [关闭窗口]

  “百日治超”专项整治期间,将在省界道口、货运车辆主要通道、重要越江桥隧和农村公路桥梁等重点区域,联合属地公安交警严查货车擅自超限运输、闯卡拒检、擅自从事货物运输经营等违法行为。同时,对2018年7月1日起禁止通行的不合规车辆运输车进行查处。

  通过物流车辆管理系统对运输的货车以及货物进行实时监控,可完成车辆及货物的实时、定位跟踪,监测货物的状态及温湿度情况,同时监测运输车辆的速度、胎温胎压、油量油耗、车速等车辆行驶行为以及刹车次数等驾驶行为,在货物运输过程中,将货物、司机以及车辆驾驶情况等信息高效的结合起来,提高运输效率、降低运输成本,降低货物损耗,清楚地了解运输过程中的一切情况。

  2、根据中国交通报报导,上海海事局针对内贸集装箱运输隐瞒危险货物性质的现象比较普遍的情况,曾于2001年6月专门发出过《关于加强内贸集装箱危险货物安全监督工作的通知》,对有关集装箱危险货物的承运人、托运人提出相应的管理要求。

  原告在庭审中,将其货物损失确认为714560元。为证明该项请求的真实性,原告提交了三组证据:一是a公司7家客户出具的7份订货单,总订货量是17260箱;二是购货单价值分别是这些客户的1张“上海市外商投资企业统一发票”、5张“上海增值税专用发票”和一份安佳乳品有限公司出具的其委托a公司加工、托运安怡高钙奶粉3600箱,价值174960元的证明。该组证据反映的货物数量是16420箱,总价值为714560元;三是被告公司的6份集装箱货物装箱单,装箱单的件数由原告填写,所记载的货物总量为16541箱。针对上述三组证据中反映的货物数量不完全吻合的问题,原告的解释是,订货单只是客户的单方要求,而非合同,故成交数量应以实际发货为准;装箱单比发票多出的121箱是其附送的赠品,因未计价,所以不可能在发票中体现。因在本次货物的销售与运输关系中,原告a公司是实际货主,厦门d是运单托运人,且在“华顶山”轮沉没事故发生后,他们均作为债权人在本院受理被告上海b公司等申请设立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基金一案中一并进行了债权登记。因此,厦门d和原告a公司起初都作为原告参加了诉讼。之后,厦门d根据本案的实际情况,决定将其运单上的合同权利和登记的债权转让给原告a公司并通知了被告。

  新技术加上传统物流,就变成了智慧物流。智慧物流指的是以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为支撑,在物流的运输、仓储、包装、装卸搬运、流通加工、配送、信息服务等各个环节实现系统感知、全面分析、及时处理以及自我调整的功能。智慧物流的实现能大大地降低各相关行业运输的成本,提高运输效率,增强企业利润。亿欧智库根据当前行业的发展,总结了物联网以应用于与物流行业的三个方面,即货物仓储、运输监测以及智能快递终端。

  为确保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期间道路桥梁设施完好,今天起至10月23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将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100天的“百日治超”专项整治行动。

  0545时,船长又指令机舱打消防水,安排船员对no.2舱周围甲板及舱壁进行降温冷却。

  7月16日,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已会同江苏、浙江、安徽省公路管理机构,在G40崇启大桥主线太仓治超检查站(江苏)、G2京沪高速花桥收费站(江苏)、G50沪渝检查站(上海)、G60枫泾收费站(上海)、嘉兴市大云超限检测站(浙江)、G50高速湖州长兴超限运输检测站(浙江)、S205天长超限超载检测站(安徽)、X028芜湖治超站(安徽)、S215广德治超站(安徽)共10个点位,联合开展长三角货运车辆治超联合整治行动等10个点位,联合开展长三角货运车辆治超联合整治行动。

  关于海事赔偿责任限制的举证主体等,《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等均无明确规定。鉴于《海商法》与《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的渊源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下简称《证据规定》)所确立的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本院认为,在此类案件中,赔偿请求人应负责举证证明其损失是由于被告“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在原告初步完成其举证的情况下,华夏彩票投注平台:即应由被告提出相反证据,证明自己不存在《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所规定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损失而轻率地作为或者不作为造成”的行为,或证明自己虽有故意或明知行为,但与损害后果之间无因果关系。不能证明的,责任人便不能限制赔偿责任。具体到本案,鉴于厦门海事局的《调查报告》及本院对厦门海事局的调查笔录已经证明,被告违规将过硫酸钠装于舱内,且其发生爆炸后不久船舶即右倾沉没,导致货物落水受损的事实客观存在,并考虑到海运货物配载问题的专业性和在货物装载等方面信息的不对称性等因素,应当认为,原告提供上述证据后,已经完成了举证责任。在此情况下,关于过硫酸钠爆炸与船沉货损之间没有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就应当转移给被告承担。因我国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明知”等过错的证明采用客观标准,凡行为人违反法律法规的即应认定其主观上存在过错,而国家关于危险品运输的规定,是建立在无数经验教训基础上的科学技术规范,一旦违反就意味着“可能造成损失”,或者说一旦违规装载危险品则表明相应的运输就不可能必然不会造成损失。因此可以认定本次运输中实际负责船舶配载的一方对沉船事故的发生具有主观上的明知性。而根据以上查明的事实,过硫酸钠是由b公司安排配载,因此也就可以认定b公司对事故的发生具有主观上的明知性。关于这种明知和本案火灾沉船事故之间有无因果关系,被告b公司提供了两份证据,一是厦门海事局的《调查报告》中关于“沉船原因”的分析,即认为“华顶山”轮着火后,船舶舱盖板变形导致消防水进入货舱是沉船的原因;二是(2004)海仲沪裁字第012号裁决书中关于将危险品集装箱装在货舱内与船舶发生火灾和沉没没有任何直接的因果关系的认定意见。本院认为,从厦门海事局的《调查报告》的全文内容看,该报告重在查明船舶起火的部位和原因并提出整改建议。限于职责,其并未对船舶开始起火至最终沉没的全部过程,特别是过硫酸钠爆炸对沉船的影响等进行科学量化的评估。而且其在“该起火灾事故是一起严重违反危险品运输规定的责任事故”的认定中所说的危险品,也没有将过硫酸钠排除在外。为慎重起见,本院两次就此问题向厦门海事局进行调查,从专业的角度,厦门海事局认为爆炸对船舶的平衡与稳性产生了影响,增加了施救的难度和造成了消防水大量进入船舱。因为已知过硫酸钠集装箱装在no.1舱左舷一侧的上方,而发生爆炸后船舶即加剧右倾,该两个事件之间形成的时空联结,可以印证他们的这种事理推断在很大程度上接近了客观真实。依据《证据规定》第九条,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诉讼当事人可以作为免证事实直接向法院提交并由法院迳行认定。但本案所涉仲裁裁决书仅表明仲裁庭“没有看到”过硫酸钠装在舱内与本案中船舶发生火灾和沉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其结论系主观推断,并无相应的理论依据或经验数据加以支持。并且本院此后对厦门海事局的调查笔录中已经充分说明了爆炸对船沉的影响,所以该裁决意见不能免除被告b公司就此事实的举证责任。故被告b公司仍应举证证明过硫酸钠的爆炸与“华顶山”轮的沉没没有因果关系。因其不能举证,且原告的货物系因船沉落水而受损,故b公司应对原告因此而遭受的货物等损失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无权享受海事赔偿责任限制。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三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0604时,“华顶山”轮向厦门海事局报告了船上的火情及船舶位置(24。03`.7n,118。06`.6e)。

  截止16日14时,沪苏浙皖四地执法部门累计检查货运车辆47辆,查处违法超限运输车辆3辆,卸载超限货物10.8吨,发放宣传材料200余份。

  在G40崇启大桥主线收费站的整治现场。沪苏两地执法部门一个管住源头,一个管控路面。江苏省执法部门负责对擅自超限运输车辆,特别是“双百”车辆(超限率100%以上并且车货总重100吨以上)进行查处。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