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
010-8600-8600

北京康利石材有限公司与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

来源:未知日期:2018-09-03 浏览:

  北京康利石材有限公司与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申请再...

  北京康利石材有限公司与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北京康利石材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十八里店乡十八里店村2068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北路72号中闽大厦18层01单元。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街中银大厦25层。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上海泛亚航运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洋山保税港区业盛路188号国贸大厦a-530室。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泉州市中阳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泉秀路东段金帝花园14幢601室。

  再审申请人北京康利石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利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中货公司)、被申请人厦门中远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泉州分公司(以下简称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被申请人上海泛亚航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亚公司)、被申请人泉州中阳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阳公司)多式联运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2013)津高民四终字第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康利公司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对涉案货损发生的原因认定错误。首先,泛亚公司委托上海颐盛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颐盛公司)和广州海江保险公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江公司)分别检验。颐盛公司认为货物损坏原因可能是货物未有效固定与船舶遭受恶劣天气,而海江公司则认为货损唯一原因可能是由于船舶遭受大风浪,导致货柜内货物货架移动、倒塌等现象,造成较严重货损。两家保险公估机构均认为发生货损的原因是由于恶劣天气造成货架移位造成的。尽管二审期间颐盛公司又出具了补充说明将天气原因一项略去,而只强调货损是由绑扎、系固不当造成的,此补充说明不足为证。因为无论颐盛公司还是海江公司均系泛亚公司单方聘请,同船的相同货物发生货损同家公司却委托了两家公估机构对不同的集装箱货物出具了两份不同的检验结论,这只能说明泛亚公司是根据其不同的需求委托了不同的公估机构出具了不同结论的检验报告。颐盛公司一审时到庭、二审时出具补充说明无非是想反悔其已经出具的检验报告中包括包装不当和恶劣天气两项原因造成货损中的一项,目的都是为泛亚公司免责。其次,泛亚公司在实际承运期间发生了恶劣天气,且这一事实已经二审法院认定。根据百度、中国天气网的网页报道显示,泛亚公司货轮航行期间有双台风“天秤”和“布拉万”来袭,对我国沿海造成了影响。“天秤”的主要影响时段为2012年8月22日至26日,24日至26日福建中部沿海、浙江沿海和北部、江苏南部有强降雨最高达到100毫米,福建沿海、浙江中南部沿海出现8-9级瞬时大风,局部达到10-11级。“布拉万”的影响时段是8月27日0800时至30日0800时,浙江、上海、江苏、山东等地沿海先后出现8-10级瞬时大风,浙江舟山群岛、上海洋山港区、山东半岛东部等地瞬时大风达到13-14级。根据泛亚公司的航海记录也证明了此期间有双台风来袭,泛亚公司在“布拉万”来袭时有抛锚避台措施(抛锚期间风浪级最大为8级风7级浪),但“天秤”来袭时却没有任何措施。本案涉事船舶在海上7级风6级浪的状态下保持航行了13小时,甚至在8月24日2000时-2200时期间的两小时是以9.8的速度全速航行未减速。9.8的航行速度在涉事船舶的整个航行期间属于高速,而船舶在台风或大风浪状态下应减速航行,可见,货损发生的原因应是恶劣的风浪天气加上水路的实际承运人泛亚公司没有尽到保护船上货物安全的谨慎义务坚持在疾风巨浪的状态下航行造成船舶更加颠簸使货物发生移位造成的货损。

  (二)二审法院关于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中阳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的认定是错误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六条、第一百五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在康利公司与中阳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未约定包装方式的情况下,应适用通用方式,依据石材行业惯例,无论陆运、水运均由卖方进行包装,而本案的卖方所使用的包装方式正是石材行业长期通用的包装方式。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托运人违反前款规定的,承运人可以拒绝运输,而本案的承运人并没有拒绝运输,说明托运人已按照法律要求进行了恰当包装,不存在过错,承运人就不应以包装不符合要求的抗辩理由进行抗辩。

  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委托石狮市中联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联公司)拖空集装箱到卖方工厂装箱后重箱运至装货港,依据石材行业交易惯例卖方将货物装箱,中联公司监装后铅封并签发的《中联运输公司集装箱拖运单》上未有不良批注,系清洁运单。重箱运至装货港后由泛亚公司水运至卸货港,由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委托的天津颖辉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颖辉公司)将集装箱从卸货港运至北京,到达北京康利公司工厂后,颖辉公司司机向康利公司出示《颖辉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装/送货签收单》并直接打开集装箱门,送货单上没有封志号也没有其它不良标注,但在收货时发现货损并发现集装箱侧板有凸起。颖辉公司在康利公司未核对封志是否完好也无法核对封志号的前提下直接打开集装箱门且发现有货损,也不能排除承运人或实际承运人的责任。

  康利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共同提交意见称:康利公司所提出的具体理由包括货损原因是否是恶劣天气所致、承运人针对台风所采取的措施是否合理以及康利公司对货物的包装是否不当,全部属于事实问题,而非法律问题。康利公司以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为由提出再审申请,但却未能指出二审判决在适用法律方面存在任何错误,其再审申请应予驳回。

  在不影响上述意见的前提下,三被申请人认为本案不存在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情形:

  (一)根据检验报告等材料,本案货损原因是货物在集装箱内未进行有效的绑扎系固。

  (二)根据航海日志的记载,承运人针对台风采取了恰当的措施。2012年8月24日,“高河”轮从厦门港开航当日,“天秤”已由强台风减弱为台风处于减弱态势,在1600时“高河”轮开航当时海况为5级风和4级浪,所以厦门港海事局和港口当局没有发布任何禁止开航等封航命令和指示,说明厦门港区船舶进出港口和航行是完全安全的。从厦门港开航后向东北方向航行正好与“天秤”的移动方向相反,因此这种航行方法被航海界非常普遍采用,而且在遇到船舶航向与台风移动方向一致时船舶经常采取掉头航行避台的措施也是源于这种航行方法。康利公司主张“本案涉事船舶在海上7级风6级浪的状态下保持航行了13小时甚至在8月24日2000时-2200时期间的两个小时是以9.8的速度全速航行未减速”,并不属实。当“高河”轮继续向北航行途中,根据27日0200时天气预报,台风“布拉万”中心位置位于北纬27.5度,东经127.5度,向偏北方向以12节速度移动,“高河”轮将于27日接近台风“布拉万”边缘,为了安全,“高河”从26日1705时到27日2200时选择在渔山列岛西侧抛锚避风,使船舶远离台风中心移动路径,抛锚避风期间航海日志记录船舶一切情况正常,最终“高河”轮成功地避离了“布拉万”台风的影响,最终安全驶抵目的港天津港。

  (三)康利公司所述货物包装问题并非本案争议问题,明显混淆了概念。包装通常指的是货物外面用木箱、纸箱或桶等容器进行包装。而本案中争议的问题是货物在集装箱内的绑扎和系固问题,跟货物的包装完全是两码事。因此,无论货物的包装是否符合石材行业的惯例,法庭都无须对该问题予以考虑。

  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请求驳回康利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涉案货物由康利公司在工厂提货,由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委托中联公司空箱拖至工厂,重箱拖至泉州石湖港,水路运输由泛亚公司承运至天津港,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的天津港代理委托颖辉公司于天津港码头提箱运至康利公司工厂。一、二审判决认定本案为水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不当,本案应为涉及陆路、水路运输的多式联运合同纠纷。

  康利公司作为涉案货物的所有人,委托中阳公司办理货物运输事宜,并按照中阳公司的指示向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支付运费,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实际收取运费并向康利公司出具发票,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应为全程运输的承运人。一、二审法院认定康利公司为托运人,华夏彩票平台:中阳公司为康利公司的货运代理人并无不当,但认定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仅为水路运输的合同承运人不准确。

  根据康利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本院审查的主要问题为:(一)涉案货损发生的原因;(二)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中阳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一)关于涉案货损发生的原因。康利公司主张颐盛公司和海江公司的两份检验报告均认为发生货损的原因是由于船舶在海上航行中遭遇恶劣天气造成货架移位。经审查,颐盛公司的检验报告认为涉案货物损坏的原因可能为货物之间没有防震措施、货物间有一定的空隙、绑扎系固不当以及恶劣天气,但同时检验人在检验报告和一审开庭中均陈述,检验报告中提出船舶遭受恶劣天气系基于康利公司和泛亚公司的介绍,检验人并未实际查看航海日志。海江公司的检验报告认定货物受损的可能原因是货物在运输途中,由于船舶遭遇大风浪或台风,导致货柜内货物货架移动、倒塌等现象,造成较严重货损。两份检验报告均属于分析、推测,并未明确确定事故原因。根据航海日志的记载,涉案船舶开航时海况为5级风4级浪,并且此时台风“天秤”的移动方向与船舶航向相反。8月26日1705时在天气为6级风5级浪情况下,涉案船舶在渔山列岛西侧抛锚避让另一台风“布拉万”,8月27日2200时起锚开船。结合航海日志分析,检验报告中关于船舶遭受恶劣天气导致货损的这一认定,缺乏事实依据,二审法院对其不予采纳并无不当。康利公司对该航海日志提出异议,但未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康利公司主张二审法院对涉案货损发生的原因认定错误,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

  (二)关于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中阳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康利公司为托运人、收货人,中阳公司为康利公司的货运代理人,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为合同承运人,泛亚公司为水路运输的实际承运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根据一、二审查明的事实,涉案货物由厂家负责装箱、箱内积载、绑扎、系固并铅封。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本案货物在集装箱内未进行有效的绑扎、系固造成的货损,泛亚公司作为实际承运人、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作为合同承运人均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中阳公司系康利公司的货运代理人,并非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康利公司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康利公司主张二审判决对涉案货损发生的原因认定错误,但并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其主张厦门中货公司、厦门中货泉州分公司、泛亚公司、中阳公司对涉案货损承担赔偿责任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康利公司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但并未证明一、二审判决法律适用确有错误。

  综上,康利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相关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有史以来,物流就是为企业销售产品过程中所需要的物品运输而服务的,擅长的是跨省市地区之间的长途运输,且受物流公司管理货车损耗、人工、仓储等成本制约,只能负责点(物流网点)对点(物流网点)的运输。

  综上,“众包即时直递”可以说是“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众包平台的组织模式”+“即时直递的运营模式”三位一体的形态。我们着重分析众包平台组织模式和即时直递运营模式的内在机理。

  初步判断,非外卖的“即时直递”市场规模约在100万单/日以内,主要业务量集中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整体市场还不大,但增长速度很快,按年接近100%。外卖市场规模较大,日单量已经超过千万单,且配送订单主要来自饿了么、美团和百度糯米三家外卖平台,各外卖平台旗下有自己的“众包”平台,同时也与其他“众包即时直递”平台合作。

  仓储网络方面,截至报告期末,顺丰控股所有仓库138个,面积近150万㎡。其中食品冷库51座,医药冷库3座,电商仓库84座。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